深入探查
作者:亦欢 更新:2019-10-12

七十二

甄朔所说的地点是在距离顾县县城约有百多公里的一片丘陵地带,地势偏僻,如果不是戾海堂设立了警戒点,恐怕那一片区连个人烟都没有。

“新型变异体就是在这附近被发现的,”警戒点的民兵指着两三百米远的说道:“最近一周都能看到它的影子,不过变异者太多,我们的兄弟没办法看清楚一点儿。”

李曼举目远眺,绿色的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她所能看到的除了树木之外,多是已经被录入资料库的变异者,偶尔一两只似乎不同的,也被挡得严严实实只看得到一丝半缕。

身边的甄朔开口:“昨天我在这里拿望远镜看了几个小时,只能大致判断这种新型变异体大概有四五米高,体型比再次进化的RX2型要大一倍左右。至于攻击方式和攻击力度……”甄朔沉默了一会儿,说:“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可以参考。”

李曼没有说话,拉开背包拉链,将携带着的微型摄影机别在领口上,又检查了一下背包里其他必备物品,说:“我出发了,等我的信号。”

“等等,”甄朔后面的向阳叫道:“你不需要几个弟兄掩护你吗?在这里的弟兄们都是注射过疫苗的免疫者,身手也是一流的,让他们跟你去安全上也有保障。”

在一年以前,针对变异者携带的病毒疫苗已经正式研发出来了,虽然接种成功的人只有一半,却也为人类和变异者的抗争增添了一部分的力量。所有关键的岗位(或者是不安全的岗位)安排的都是免疫者,这次跟着来的人也不例外。

李曼微微抬眼,从远处密集的怪物群移到自己身边站着的百十号人,目光掠过甄朔表情不变眼眸深处却似乎略为不快的情愫,微笑道:“向哥,不用担心我,没问题的。”说完,也不做势,身体却如同轻盈狡捷的山猫一样向疾驰而去。

向阳扭头看着甄朔,咬着牙问道:“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

甄朔淡淡的说:“她不是说了不用你担心的吗?”他把“你”咬得很重,“她的本事我们见的都太少,不过只要是看了那位欧公子的实力,李长老也应该只强不弱!”

“可,可是那都是在多数人的火力掩护下的啊!”向阳低低的说。

这两年李曼出手极少,遇上危急情况大多由欧瑾瑜出面,她的目的不外乎是锻炼欧瑾瑜,也在另一方面提高他的威信,赢得晋城庇护的人的支持——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年在很多方面都不被人信任,就算欧瑾瑜背后有靠山,别人也只以为晋城的运行是由欧瑾瑜的父亲欧天洋把持着的。

于是这两年欧瑾瑜忙得很,若不是有空间,他连多余的修炼时间都没有,身手早就不行了。也因为忙碌,欧瑾瑜虽没有退步,却也没多大的进展。即便如此,看过他冲杀在变异者中间的风采的人,都不免震撼。甄朔也一样,所以对于应是传授欧瑾瑜功夫的李曼,他绝对不相信她是个弱者。

“看着吧,李长老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甄朔打断了他的话,头转向了另一边,问道:“定位器打开了吗?李长老的方位在什么地方?”

一个戾海堂成员马上回答:“大当家,一切显示良好,李长老的位置是南纬XXX,北纬XXX,已经处于XX山区中了。”

“好,要时刻注意着她的方位,她身上有无线电通话设备,一小时跟她联系一次。”甄朔下了命令。

“明白了,大当家!”

(我是分割线)

李曼向来不是托大的人,甄朔在向她提出要求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再加上她的修炼又到了一个瓶颈状态,既然“静”不能够突破,那么“动”呢?于是李曼就答应下了甄朔的请求。

当身形接近百米,已有变异者发现了她的踪影,李曼毫不犹豫的捏了一个隐身诀,脚尖轻轻一点,跃出了最先朝她奔来的变异者的冲撞范围。

冲锋的变异者突然失去了目标,顿时茫然的放缓了脚步,可是后面跟上来的变异者反应未及,狠狠地撞击在了前面的变异者身上,随即便有声声痛呼震耳欲聋。

变异者虽由人类变异而成,可是早已失去了人类的理智和本性,在某些方面甚至比真正的野兽更凶恶,毫不顾及身旁的是自己的同类,前方被撞击的变异者张口就咬向了给它带来疼痛的同类,被咬的变异者自然不肯吃亏的反击,又踩踏抓咬到其它的变异者,不多时,场面已是一片混乱。

李曼早就爬上了一棵树上,底下闹腾的再厉害,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心境。于是从身后背包里掏出一只望远镜,可惜还是因为树木遮挡的缘故没有能看到值得注意的情况。

默默地取下背在身后的长枪——这已不是李曼原先那柄钢制的粗糙的枪了,李曼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用空间里的一些材料混合精钢、已炼器的方式为自己和欧瑾瑜打造了两支武器。她用惯了枪,给欧瑾瑜的却是一支形似戟的长武器。当然,这两柄长兵器,质地和锋利程度远远强过了他们以前用过的——李曼肩上的背包蓦的消失,她的身上除了胸前别着的微型摄像机和无线电联络器之外,再没有其它的负累。

冷然一笑,李曼撤了隐身诀,从树上一跃而下,挽了个枪花一个“百鸟朝凤”迎上了离她最近的一只比李曼身形大了两三倍的变异者。

变异者吃痛“嗷”的一叫,发现给它造成伤痛的竟然是一个还不到它前胸的小不点儿,顿时气结,挥动两只长有半尺来长的利爪直击李曼的头部。

李曼哪会让它得逞?她的身法如何之快,一击得手之后脚尖便是一点,斜窜出一米远,枪身一荡,“啪”的拍在了另一只变异者的背部,顿时拍断了它的两条肋骨。得手同时,李曼的身形再次变幻,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她已经招惹了近十只变异者!

一打一跟一打十哪个吃亏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常理虽如此,却也放不到李曼的身上,她身形灵变如同猿猴,力量强大如同巨象,再加上耳目灵敏反应快捷,在十来只变异者中间穿梭往来,竟是如鱼得水,声东击西,引得这十来只变异者的大部分攻击都落在了同类的身上,只有一小部分被李曼轻巧的接下来。不一会儿,这群变异者身上已是伤痕累累,气喘如牛,还击渐缓,可见到了极点,再也无法给李曼造成威胁。

李曼不再理会这些残兵败将,枪柄在地上一点,借了力量跃出战圈,却又扑向了另一边的变异者!

只伤不杀,这是李曼采取的一种策略。自变异者出现三年多,科研人员对这种变异的物种进行的观察研究实验多不可数,人们试图从大量的实验和细致的观察中找出变异者的弱点,虽然现在还没有研究出可靠的办法,但是某一些变异者的生活习性也能给李曼不少应付它们的招数。

变异者的族群以强者为尊,内部生活极其血腥残酷,身体弱小或者是受伤残疾的个体往往会被它们比较强壮的变异者当做食物吃掉。而现在,李曼杀伤了的十数只变异者注定要被它们的同类淘汰,当然,这在某一程度上会缓解一些变异者因为饥饿而主动攻击人类城市的事件。

果然李曼刚刚引动第二批互相残杀的变异者受伤倒地,前一批受了伤的怪物们身上的斑斑血渍早已被附近的变异者闻到,数只在附近活动的变异者窜了过来,已将它们当做了食物!

可是即便如此,李曼仍旧不轻松,这是因为变异者的繁殖能力太强了的缘故。虽还是十月怀胎,不过大多是四五个一胎,甚至还有七八个的。似乎是舍弃了脑部发育的缘故,它们的生长速度快得惊人,半岁大的变异者就有成年人的身高,活过了一年的,就能长到三米。再加上各地对于变异者多是防御多于清剿,变异者的数量得不到遏制,它们进不了城市,转而将野兽作为它们的食物来源,于是乎出现了更多的变异动物和杂|交品种,这次出现的新型变异者应该也是其中之一!也因为进不了城市,变异者占领了野外的树林、低谷、平原等地带,通常都是几千上万只聚在一起。李曼就是再勇猛,也并非钢铁铸就,要在如此之多的怪物群里面穿梭并收集新型变异者的资料,也要费很大的力气。

“嘟嘟嘟——”身上的联络器响了起来,李曼刚挑飞了一只凶悍的变异者,忙按下了接听键。

“李长老,我是小七,你的情况怎样?”

“很好!”李曼淡淡的回答,头一偏,闪过了一只锋利的爪子,发丝被带过的劲风刮得飞散开来,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举枪刺入了它的腹部,用力一旋,带出一大片血肉出来,同时怪物的尖叫声充满了联络器那一方的耳膜。

小七只觉得脑袋翁翁做响,难受得几乎要炸裂,旁边站着的向阳一个劲儿的催促:“她怎么样了?是不是受伤了……”

小七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才清清声音说:“李长老说她很好。”

甄朔听后淡淡一笑,道:“向阳,别太紧张,李长老很好。”

向阳叫道:“那刚才小七为什么怔了一会儿?难道不是有事情?”

甄朔略一抬眼,问道:“刚才是怎么了?”

小七哭丧个脸,解释说:“似乎是李长老正在跟怪物打斗,我冷不禁被变异者的尖叫吓了一跳。”

向阳松了口气,甄朔听后快速的扯了一下嘴角,道:“这就是她的实力吗?”能在与变异者战斗间还能分心跟别人通话,有多少人能做到?

他们那边的情况李曼不知道,她已在变异者中间引发了十来起内斗,深入了这群变异者的中心位置,也终于看到了那种以往没有见到过的新型变异者。

那是一种身高约四米,体型跟大象差不多笨重的怪物,它的皮肤比其它的变异者更加粗糙,面部长满三寸来长的毛发,形状狰狞,半佝偻着身体,似乎时时蓄势待发。

关闭了摄像机,李曼深吸一口气,仍将背包拿出来背好,这次倒是没有故计重施,而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杀出了一条血路,所过道路看见的变异者全倒在了她的身后。

所以,甄朔等戾海堂的人看到的是一个几乎半身浴血的人从密密麻麻的变异者中间杀出来。

向阳最为着急,还没等李曼走到近前,忙不迭的开口:“怎么样,你没受伤吧!”

李曼精神尚好,微笑着说:“向哥,快叫人把清水抬过来,我这一身血可难受死了!”(即使目前有了疫苗,但还有一半的人对RX病毒没有抵抗力,所以通常沾上了变异者□的战斗人员都会在安全区之前清洗身体)

向阳答应了一声,马上去招呼底下的人,李曼这才把头转向甄朔,面上是镇重与坚定:“大当家,幸不辱命,我拍到了新型变异者的影像了!” 末世之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