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后遗症
作者:请叫我西门大官人 更新:2019-10-12

  最后剩下的那个人双手握住小刀,然后将双手向前平伸呈突刺装,大声吼叫着向李云冲了过来,李云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将目光死死的钉在那个人身上。

  “啊!你这个魂淡!去死吧!”那个家伙冲到了李云身边,然后再度发力瞄准李云的胸口刺了下去。

  李云只是脚步微动,一个侧身就让刀锋贴着自己的衣服擦了过去,然后趁着那人招式用老,来不及收回双手之时,伸出右手一把抓着了他那顶黄毛,然后用力往下一拉,右腿也突然从地上发力弹起,一膝盖狠狠的撞到了那人的脑袋上。

  “咔”的一声闷响,很明显是那人的鼻梁断了。那个家伙面部溅出的鲜血直接染红了李云的裤脚,但他却毫不在意,收回右腿之后,手上再次发力,将手中那人狠狠的砸到了地上,然后一脚将其的脊椎给踩断了。

  杀了那群家伙之后,李云突然感觉很失落,整个人都变得有气无力了起来。往那群偷袭自己的家伙身上搜了搜,找到了几件武器和一把没有子弹的手枪,至于型号李云也认不出来,只能拿回去认平野认一认了,希望他们的子弹能配的上号吧。

  走到街道上将包袱背到身后,李云重新上路了。他一路上精神都有点恍惚,总是感觉一阵阵的难受。

  几分钟后,正在车厢里无聊的打着哈欠的凯蒂突然眉头一皱,然后大声的喊道:“先等一下,我感觉到有一股杀气正朝着我们这边过来,距离已经很近了,做好战斗准备!”

  小室孝等人略带奇怪的看了凯蒂一眼,对她说的话似乎不是很相信。只有毒岛冴子才知道凯蒂到底有多厉害,能打败她父亲的人说出来的话怎么能不重视,所以毒岛冴子立刻就抄起放在身旁的太刀,一下子跃上了车顶。

  “凯蒂大人可是能打败我父亲和李云的高手,她既然说了有危险,那就是真的有情况了,所以小室孝你们也赶快做好战斗准备吧。”毒岛冴子双手握着太刀,目光不停的在周围巡弋着,一有情况她就会即刻出手。

  小室孝等人也点了点,然后纷纷拿起武器戒备了起来。毒岛冴子跳上车顶之后也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像是即将有什么猛兽要出现了一样。毒岛冴子握剑的手不由的紧了紧,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前方。

  突然,毒岛冴子的神情一变,将头转向了一个方向。小室孝等人也顺着毒岛冴子的视线看了过去,纷纷举起了武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片刻之后,李云的身影从那个方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额,是李云君啊,真是的,吓我一跳。”平野拍了拍胸脯,深呼出了一口气。

  众人也是送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武器都放了下来。只有眼神最好的毒岛冴子脸色一变,朝着李云迎了上去,同时嘴里焦急的问道:“李云,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么多的血迹,还有你的脸……….”

  “额”李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然后放到眼前一看,一片血红。因为当时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所以李云事后并没有清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

  “啊,没什么,一点无关痛痒的皮外伤而已,很快就能好了。伢子你别担心,我没事的。”李云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如是说道。

  毒岛冴子迎上李云之后,先是掏出一条手巾为李云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然后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会没事?!你脸上都流血了!看伤口也不小啊,是怎么伤到的?不是是被丧尸给抓的吧?!“

  李云任凭毒岛冴子为自己清理脸上的伤口,然后淡淡的说道:“不是丧尸,而是人,被一群人围攻了而已。脸上的伤也只是被子弹擦到了而已,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就在李云和毒岛冴子交谈的时候,小室孝等人也驱车来到了他们的旁边,看见李云那一身的血迹和脸上的伤口之时,纷纷询问了起来,李云只是摇着头说自己没有事,其他的也没多说什么,显然他现在的情绪不是很好。

  众人见李云并不想多说什么,也都住了口,先让鞠川静香为李云治疗。

  小室孝手拿着一支手电筒,疑惑的看着李云问道:“那个,李云你去过我家了吗?你带回来的东西里有我认识的,这个手电筒还是我十四岁生日时收到的礼物呢,还有包袱皮也是我家的桌布吧。那你见到我的父母了吗?他们还活着吗?!”他们几个刚才在查看了一番李云带回来的东西后,小室孝就知道李云去过他家了。

  李云现在正任由鞠川静香往他脸上涂抹着药膏,在听到小室孝的发问后,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的确去过你家了,不过没见到你的父母。不过你也不必太紧张了,虽然没有找到他们,但你家里的摆设都很整齐,应该没有丧尸进去过。而且我还特意在你家周围转了转,那个地方的人似乎都撤走了,所以你的父母应该也没事的。”

  小室孝闻言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既然我的父母不在家,那我们就去别的地方看看吧,不如去丽的家里吧,她家离这里也很近。”

  宫本丽闻言却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我父亲是个警察,他现在应该已经撤退了,所以取我家找不到人,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那么大家商量一下吧,到底去那里,我们也好早点出发,时间也不早了,马上就要天黑了。”高城沙耶从一旁插嘴说道。

  众人都互相望了望,然后平野首先开口说道:“那个,我的家人都在国外,所以就不必考虑我了。”

  最后其他人都反应家人要不就是不在了,要不就是远在国外。高城沙耶见状,开口说道:“那就去我家吧,我家在床主市的势力还是挺大的,所以家里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丧尸们攻破的,就去我家吧。”

  众人都没有反对,所以鞠川静香为李云敷好药后就回到了驾驶室,驾驶着车子掉头朝着高城沙耶所指的方向进发了。

  一路上的气氛有点沉默,因为李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心情似乎一直都不怎么好,而且因为其不自觉散发出的气势,让小室孝这些普通人都有点难受。因为李云曾经学习过用精神压迫敌人的方法,虽然还没有成功的凝聚出属于自己的气势,但光是他那强大的实力所带来的压迫感就足以让小室孝他们心里烦闷了。

  终于,凯蒂发言打破了这种无声的沉默。“喂,我说李云啊,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从一开始的杀气毕露,再到现在的情绪低落。你这家伙刚才到底遭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啊?!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奇怪!“

  李云也觉得自己胸口有股闷气压着,使得自己烦闷不已,如今凯蒂的话语就像是引爆了一桶火药桶。李云的心里无由来升起一股暴虐的愤怒,双眼立刻充满了血丝,“蹭“的一下就往座位上站了起来,恶狠狠的抬头看向了凯蒂。

  “!!!“一时间车厢里的众人都感觉到一阵的心虚和无助,就像是在荒郊野**到了一只择人而噬的野狼一样。   毒岛冴子立刻就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李云。

  “李云,别这样,你现在的表情很吓人啊。求求你,不要这样,从回来开始你就一直很沉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们讲一讲吧。“

  毒岛冴子的安抚使李云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李云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拍了拍毒岛冴子的后背,示意自己已经恢复了,让她可以放开自己了。

  等李云重新做回座位的时候,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

  李云用手捏住额前的刘海往下拉了拉,然后说道:“我半路上遇到袭击了,是人类。当时我站在街道边的围墙上,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于是我不自觉的就停下了脚步,然后一颗子弹就擦着我的左脸划了过去,我脸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袭击我的是一群头发染得黄黄绿绿的**青年,当时我很愤怒,甚至想杀了他们!但是并没有付诸行动。之后那群家伙说要把我烤着吃了,而且从他们的话语里,他们似乎已经吃过人了!于是我就下手杀了他们。

  我将他们都杀了,一共四个人。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是为了替天行道,更可能是为了为报复他们而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现在想一想,后者的可能性的确很大。但是杀了他们后,我突然感觉一阵的空虚,觉得活着还是死了都无所谓了。

  我猜测这可能是杀人后的负罪感,也可能是因为受不了这种冲击而得了精神病。总之我现在很烦闷,任何一点小事情都可能让我暴怒。所以我还是暂时离开一下好了,等我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好了的时候,我会来找你们的“

  李云说完就跳上的车顶,然后对着天空吹了一个口哨,一只鹅黄色的小鸟立马降落在了李云伸出的手指上,正是云豆。

  “我会让云豆跟着你们,这样一来不管隔着多远,我都能知道你们的位置了。凯蒂也能指挥云豆,就让它为你们侦查一下丧尸们的情况吧,我先出去散散心。放心,不会很长时间的,最多三天后我就会回来。“

  李云说完后就纵身一跃跳到街道旁的屋顶上,转身准备离开。

  毒岛冴子追了出来,她并不放心李云,因为她感觉现在的李云情绪很不稳定,很有可能会遇到什么不知道的危险。所以他决定要跟着李云,至于其他的安全问题,凯蒂一个人的实力就堪比她和李云两个加起来都不止,所以也不用担心。

  PS:好吧,终于写的有点感觉了,**神马的也马上要到了,所以多来点推荐和收藏支持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