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五章 家变(下)
作者:离震巽 更新:2019-10-12

  下定决心之后,他又重新观察了一下铺子里的女灵修,并没有灵士以上修为的人。那些水属性的女修都被他在脑中打上了问号。默记下这些女修后,他微振火凤翼,一个下扑,直奔其中一个男灵修,二人间距只有半米的一刹那,稻子火凤翼再振,一股强大的凤火喷薄而出,瞬间便笼罩了对手的上半身。

  耳轮中传来一声惨叫,但稻子看也不看一眼,霎那间已经飞离他三米之外。

  另外一个男修身形刚刚转动,还没看清屋里发生了什么状况,陡然间一阵热浪凭空袭来,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凤火已经烧到了他的头发。   “啊!”   “我的妈呀,天火来了!”

  几声恐惧的嘶喊后,铺子里的人们尖声哀叫,四散奔逃。

  稻子神情紧张立在墙角,时刻观察着那几个女修的动向。令他颇感意外的是,屋中所有的女修都在反应之后的第一时间逃了出去,没一个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稻子只是迟疑了片刻,立时暗叫不好,家宅四周的诡异并不是自己的多疑,而是确有灵修或是有不易察觉的灵兽在暗中窥视。

  他扫了两眼铺子里的状况,以凤火的威力,那二人的头部和灵元早就烧光了,现在灵火正向二人的下半shen侵袭,由于他们已经倒地,铺子里的衣物也顿时烧了起来,眼看这个铺子也保不住了。

  自从知道仇人上了门,稻子就显示出一往无前的架势,他牵挂的只有家人,其他的全是身外之物,根本不在他思虑的范围之内。

  扫视完毕,他猛地纵身而起,飞掠到两个灵修的尸体旁,取下他们各自的袖袋,单手向内一探,掏出一个灵瓶,一看之下,果然是冰水门的制式四级冰瓶。

  他稍稍缓了口气,倒不是怕杀错人,这种时候宁可杀错也不能放过。他怕的是水瓶门也派了人来,那样就不好对付了。   稻子收好袖袋,飞快地从铺子中窜出,急速奔往家中。

  飞至院前十米左右的时候,那股诡异的气息再次传来,他再次释出最大灵觉,但依旧一无所获,这让他有些束手无策。

  骤然间,院内忽然传来陌生的灵修气息,稻子顿时大惊失色。

  那是一个四级灵士的强大气息,灵力高稻子并不怕,怕的是:此灵修的灵力气息正从地底向上疯狂掩杀而来。

  “土遁!”稻子对此灵术并不陌生,家中的楹儿也会此术,而且还是他传授的。但传授归传授,他自己并不会,楹儿也从未在他面前施展过。

  这竟是他第一次遇到土系灵修,还是一个中级灵士的土系灵修!

  他的踪迹是快速无比又不可捉摸,这让稻子很难确定他的方位。他像是奔自己而来,但又突然失去方向,后又觉得他直奔内宅而去。

  稻子轻而迅捷地潜行至院子正中,面上即刻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院中静静的,竟无半点人声。   稻子心下骇然:“他们都哪去了?”

  这个他们包括所有自己以外的人,有家人,也有那个土系灵修。

  稻子心知此人同样善于隐藏,他目前还不能肯定自己的位置,因此不敢冒然进攻。但自己同样感觉不到他的所在,难道就这么僵持下去?   不,他也许有援兵,而自己只剩一个人!   稻子一声暴喝:“出来!”   话音刚刚出口,一股森然的剑气从脚下破土袭来。   稻子振翅而起,双手一抬,手指挽了两个指花。   “疾!”

  真言爆出,两道金光直直砸下,正是两张二级的惊雷符。   “轰!”   巨响过后,地上现出一个方圆三米,深两米的大坑。   可惜那人的灵息也是一闪而逝。

  稻子一手掐着灵符,一手灵诀暗划,一道白光从身侧而起,在脚下飞速地旋转起来。   他不想与他浪费时间,暗道:“你想偷袭就来吧!”

  稻子提纵身形,直奔内宅而去。飞至内宅院中,稻子凝视后堂正门,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   “老子还当是什么!一个小小的困灵阵而已!”

  他灵算一起,顿时便寻到了破阵之眼的所在。他单手一划,又是一道惊雷符破空而出!

  一道金光直奔门内,临近大门之时,忽然门前白光大作,一张密密匝匝的白色巨网拦在屋前。

  空中立时响起“呲啦啦”的撕裂之声,紧接着“啵”的一下轻响,白色巨网凭空断裂,就像一个被戳破的气泡,陡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是某个灵阵大师在旁观看,绝对会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灵符破灵阵,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世上有此阵法造诣的可谓凤毛麟角,任谁见了也难免意外。地下那位显然也不例外,但她更多的是愤怒!

  “老娘准备了这么多天的灵阵,被这小子一下就给破了!”

  稻子忽听一声轻叱从地下传来,他再次飞起,三道金光轰然而下!

  金光还未坠地,一道土灰色的灵光从地底窜出。“嘭”地一声闷响,三道灵符同时砸在了灰色灵光之上。

  “咔嘣”几声脆响,一张土色的盾牌忽然碎成了十来块,接连不断的掉在了地上。

  稻子抬眼一看,眼前站着一个容貌普通的中年妇女,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常年在地下活动,她此刻的面色也变得土灰。   女人不合时宜地问道:“你这是二级的惊雷符吗?”

  稻子嘴一撇,戏谑道:“没错啊,我这是三张惊雷符,你计算有误吧?”他用眼角余光一扫,那些散落在地上的废料显示了这个盾牌的品级,不过是一个三级制式灵器,自然防不住稻子的威力加强版二级灵符。

  女人恼怒道:“老娘的盾别说三张惊雷符,就是三十张也能防。小子,老娘本想好言好语地劝你回去,不想你毁了老娘的宝贝,今天非得先教训教训你!”   话音未落,飞剑电射而来。

  稻子不敢大意,此人是中级灵士,飞剑定然是六级灵器,手中灵器的自有威力尚可,但自己不是灵士,使出的灵器威力自然远不及对方。

  他不敢硬接,只得再催金龙隐,身形一隐,随即便出现女人的身侧。   “拇腓股心辅背,束!”

  稻子口中急速念动,周遭空气一滞,六道烈焰凭空显现,奔着女灵士追身而来。

  此时咸火符的威力更胜从前,撕裂空气的声音尚未传入耳侧,六道灵火就已经到了那女人的四周,团团将其围住,眼看就要一击功成。

  那女人见灵火来势凶猛,不由得大吃一惊,身子一转,陡地踪迹皆无。

  六道灵火“噗”地一下聚在一起,竟然相互抵消,瞬间扑灭了。

  稻子暗道糟糕,刚才这女人脚未离地,咸火符的拇火未能发挥作用,给了她可乘之机。

  他继续驱动着飞剑保护自己的下盘,也顾不得那女人的去处,身影直接闪入内宅之中。

  只见正厅的桌子底下七扭八歪的躺着十来个人,所有的家人包括四位贴身佣人赫然在列。

  他不敢着地,脚下一动横在了空中,与桌子保持着平行。而后单手一探众人的鼻息,这时他才松了口气。看来那女人并未把家人怎样,只是把他们击晕,然后又用困灵阵封住了所有人的灵力,此阵可以让灵修一直处于晕厥的状态,现在灵阵已经消失,只要将他们唤醒即可。

  他一心二用,一边用灵觉查探着周围的灵息变动,一边灵力微吐,拍在众人的灵穴之上。每人醒来之时稻子都会让他们噤声,随即便传音给他们听。

  地下那人似乎被刚才的咸火符震撼到了,即便稻子现出真身,她也不敢冒然上来偷袭。几次行动未果,她已经查知稻子灵觉的敏锐。

  稻子一番查问才知,自己前脚离了家门,后宅就出了事情。这个女修非常谨慎,她修为虽然很高,但仍然采用了各个击破的战术,除了楹儿和柳菲玉稍有反抗,其余人都是一击即溃。如果自己不回来,他们可能还不敢肯定王家就是杨家,但自己这次回来前就已将面具摘了,而且也没隐身进入家宅,因此被人抓了个正着。

  稻子暗叹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未曾想到有人会在地下探察,甚至可能偷听了他与柳菲玉的谈话。但他仔细一想,又觉不对。他的灵觉不至于差到那个地步,这个女修从地底飞来的气息他是可以查知的,这样的话就不应该出现在她窃听时自己却全然不知的情况。这个女修肯定还有其他手段。他猜很有可能是灵兽。

  是什么灵兽能把自己的气息掩盖的如此不留痕迹呢?稻子遍寻脑际,仍然一无所获,关于灵兽的资料他一直比较欠缺。

  他扑棱一下脑袋,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现在的关键是赶快让家人逃出去。但如何逃出却难坏了他。

  算上自己,屋里只有三个人能够飞行,每个人最多带两个,而自己还要断后。权衡利弊之后,稻子决定先让楹儿带走两个丫鬟,柳菲玉带走二老,留下二哥和两个男佣。

  这样一来,理由也比较冠冕堂皇,老弱妇孺先走,纯爷们儿全留下。虽然那两个男佣只是刚刚开始修练,但好在家中一直待他们不错,二人也有些骨气,当即满口答应,并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杨米等楹儿和柳菲玉走后,向稻子传音道:“三弟,咱们一年之内逃了三次,以后还逃吗?”

  “不逃了,以后再也不逃了!以后只有咱们追杀别人,那容得别人追杀咱!”稻子紧握着双拳,毅然答道。

  (第三次签约申请失败,本书暂停更新。感谢为数不多的几位读者的一贯支持,负暄lcr,枯楼亡子,elements,还有几位每天投票的朋友。

  可能是老离的水平还不够,这本书也写得很随意,存在很多缺陷,也许哪天老离生活状况改善了,再回来重写也不一定,但目前只能这样了,老离不得不离开这里了。再度感谢!)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