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我爱你,却不能原谅你
作者:爱在公元前 更新:2019-10-12

任则世缓缓道:“我跟你举个例子吧!曾经,在凌宇耀上小学的时候,他要参加一次大型小提琴比赛,你知道,小的时候他母亲是逼着他拉小提琴的。紫You阁 WwW.ziyouGE.com那一次。他准备了一首曲子,那首曲子很难,别说是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哪怕就是二十岁的成人,都不一定能够拉到圆满!但是,他喜欢那首曲子,就一直拉,一直拉……第二天就比赛了,可是他有一个地方怎么都拉不好,有一个滑音怎么都拉不到自己理想的境界,他很生气!那一次。他母亲没有对他生气,反而是他自己生气了,他重重的把琴砸在地上,非常烦恼。

那一天。我正好到他家来,我十分不解,就摸着他的头发问他:‘耀耀,你就算这个音不能拉到完美,也已经做到最好了,明天的比赛一定可以取得第一名的!’当时你知道他怎么说?”

韩雨芯摇了摇头。

任则世淡淡道:“当时,凌宇耀看着我抬头说:‘任伯伯,因为我喜欢这首曲子,所以我决定要弹这首曲子,但是,我没有能够把它拉好,没有能够做到完美,所以,我情愿放弃!’

当时我很惊讶,‘明天就要比赛了,你怎么放弃!’

凌宇耀骄傲的抬着头。目光凌然,那种目光根本不像是一个才十来岁的孩子,他说:‘明天的比赛,我不参加了!’

我一惊,对他说:‘你不参加你母亲会怪你的!’

‘她要怪就让她怪吧!反正她怪我也不是一次两次,就算我得到了第一名。她还是不会有多喜欢我的!’

当时凌宇耀的那种眼神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样的无奈,那样的老成,倔强得好似刺目的罂粟。

属于孩子的那种天真单纯和莽撞幼稚,在他的身上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任则世眯起眼睛,心中隐隐约约又浮现起那个穿着白衬衫,美丽得出奇的少年。

那种目光,让他终生都不能忘记。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孩子,将来必成大器。

因为他太冷血,把自己的脆弱都掩盖起来,用冷酷而现实的触角,去触摸这个世界。

但是,他的脆弱,一旦暴露出来,就是永远的……伤痕。

韩雨芯道:“那然后呢?他去参加了比赛吗?”

任则世摇头道:“没有!他没有去比赛。那一天我看见他穿着比赛的衣服,拿着小提琴站在后台,但是,他坚决不肯上场,到还有一个就轮到他的时候,他把小提琴留在那里,一个人偷偷的走掉了。所有人都不能理解他的行为,就算他那首曲子不能弹到完美,但是,就算是成人,也没有几个能够弹到完美的!那一次比赛,他毫无疑问应该拿到冠军,得到众人的赞赏,拿到白金的奖杯,但是他竟然放弃了。”

“后来,我听说他母亲把他关在房间里整整关了3天,只给他吃水和面包,不许上学,不许说话,还在他手背上抽了好多血痕……”

韩雨芯的心尖锐的痛了一下……

她似乎能听见少年凌宇耀的哭叫声:“妈妈,不要,妈妈!”

“你这个不孝的畜生,我掐死你!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竟敢不参加比赛,让人怎么笑我?!!”

“妈妈,不要,妈妈,痛!!!”

她多想穿越时空,回到凌宇耀少年的时候,安慰他,陪伴他……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那么的执拗,那么的倔强?

为什么,要养成这样的个性,激烈而柔软,伤人又伤己!

任则世接着道:“那时候起,我就了解了凌宇耀的性格,他是那种如果一件事不能做到完美,就愿意放弃的人。今天,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再次出现了十几年前那样的情绪……”

韩雨芯抬起头,看着任则世,喃喃道:“您的意思是……”

“是的!他觉得他爱你,却不能给你完美的爱,所以,他决定放弃!你在他的心里,就是那首很美,令人心醉而心碎,却很难圆满的小提琴曲,他没办法做到最好,他宁可舍弃,哪怕心痛到流血!”

韩雨芯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

任则世眼中漾起一丝温柔,抱歉的笑了笑:“对不起,雨芯,我事先没有告诉你凌宇耀会来演这部戏的男主角,是希望再给你们彼此,一个机会。也许你也应该知道了吧,他为了演这部戏,收购了我所在的皇冠影业,引起了董事会很多董事的反对!”

“他们说凌氏已经有自己的影视公司了,没必要再收购一家老牌的电影公司,惹起一屁股的麻烦。但是,他一意孤行,甚至愿意在那些董事面前白纸黑字,立下承诺,若是收购皇冠之后,不能够达到一定的预期年度利润,他愿意引咎辞职!”

韩雨芯的喉中,发出轻轻的‘啊’的一声!

任则世笑了笑:“当然,我可以相信,皇冠是肯定会给他赚钱,不会让他辞职的!但是,我说这句话的目的是想告诉你,他为了最后挽留你一次,已经用尽了他的一切,赌上了他的事业。我并不是怪你,我知道你跟他之间的恩怨外人一句话是肯定说不清楚的,只是,他用了这么大的心力,现在他决定放弃……”

任则世侧着头,似乎陷入了回忆,“就像是那首他拉的其实很好的曲子……我听过他拉那首曲子,拉的很美,就仿佛是人间仙境,带人到了一个云和山的彼端,沐浴着霞光,看着花瓣纷飞,似乎人世间所有的忧愁跟烦心事都没有了,但是,就是那么一个音,那么一个音他没办法做到完美,所以,他宁愿放弃!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拉那首曲子!”

任则世说到这里,突然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

哎,年纪大了,就容易话多。

也或许,是心里有些遗憾吧……

他打住话头道:“雨芯,不好意思,我说的太多了!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走了。”

韩雨芯呆呆的看着任则世离去的背影,一个人不知道怎样回到了家里。

南黎川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竟然不在。

她想给他打个电话,却最终又放弃了,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她,她如同航行在黑暗的大海上,找不到灯塔……

在国外的那几年,她每个晚上做噩梦,噩梦里都想到跟凌宇耀在一起那残酷的一幕幕,她不能原谅那个人,即使再爱,也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

但是,这几天,跟凌宇耀一起演了这几天的戏,奇怪的是,那个噩梦竟然没有再缠绕她,人,也许并不是完美的,如果他愿意爱她,接受她,六年前的不信任和错误又为什么不能接受呢?

但是,他已经决定放弃了。

他有他的理由,自己也许不应该再强求。

想到这里,她的心绪纷乱极了,仿佛被一层无形的雾气所包围,看不清方向,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就在此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韩雨芯接起手机:“喂!”

“你好,是韩雨芯小姐吗?”对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

“是我,你是?”韩雨芯疑惑的问。

“我是冷承坤,今晚我就要把江小柔带走了,并且永远都不再回来……”冷承坤对她说道。

第二天,阳光灿烂,很久没下雨了,空气中有一种干燥的气息。

今天的戏是在河中央的一艘游船上拍摄的,这场戏的内容拍的是龙天耀和赵雨烟已经定情之后的事了。

赵雨烟一直没有忘记报复,她找了个机会,在龙天耀的杯中下了鹤顶红,却被龙天耀发现。

龙天耀发现心爱的女子一直都是在利用着他的感情,又惊又怒,他给了她万千的宠爱,令得天下人纷纷议论,却没想到这只不过是一个计谋……

他强制逼赵雨烟喝下这毒酒,赵雨烟拒绝,在龙天耀的逼问下,她说出了自己复仇的目的,没想到龙天耀目光中露出痛苦的神情,他对赵雨烟说:“如果你想杀我,那你就来吧……死在你的手上,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死法。”

赵雨烟进退两难,她想复仇,想报复,但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伤痛和脆弱,又令她左右为难……

总之,这是一场对演技考验极高的对手戏。

原本按照韩雨芯和凌宇耀两人的对立情况今天是没必要拍这一场,可是按照原定计划,台子已经搭起来了,船也准备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今天任则世有些不舒服,没有来,由副导演接替他的职务。

这个副导演年纪不大,做事也有些不是很熟练,但大家也无心说他。

因为男女主角情绪不高的缘故,整个剧组都默默的。

加上天气很燥热,令人有些压抑。

在听了昨天任则世的那段话后,韩雨芯看到凌宇耀时,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她在想,他昨晚去了哪里?

他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他的真心?

昨晚冷承坤在电话里的那番话,扰乱了她全部思维,令她内心一片混乱,她想找个人倾诉……

但,凌宇耀今天很沉默。

明显也许是因为内心知道两个人彼此对对方已放弃,反而能够更客观的看待,这世上本来从来都是当局者迷……

副导演说完戏,强调了一下今天需要达到的感觉,两个人好不容易有点进入状态。

化好妆后两人一起进入了游船,此时韩雨芯眼角余光,突然觉得船边有个诡异的影子闪过!

她有些疑心,但是心情很乱,心想,也许只是临时找来的工作人员,便没有注意。

副导演喊了一声“开始!”

韩雨芯便拿起一杯酒,轻轻的放在船中央的雕花木桌上。

她的心情,很复杂,很复杂。

刚才,化妆的时候,凌宇耀一直没有和她说话,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是结束了吧……

真的,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他已经选择了放弃。

演完这场戏,今后各奔东西。

缓缓的,珠帘被掀动了,龙天耀,或者说凌宇耀出现在她面前。

他的目光中有千言万语,只是,韩雨芯不知道这到底是‘龙天耀’对‘赵雨烟’的目光呢,还是凌宇耀对韩雨芯的目光……

她的手指停了停,凌宇耀看着她,目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冷道:“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这句话仿佛是龙天耀发现了赵雨烟下毒之后的疑问,却似乎又是凌宇耀对韩雨芯的话语……

韩雨芯的心中突然泛起一股苦涩,她在这里做什么?她还做什么呢?

他已经说了要放弃她了,自己为什么还抱着一丝微妙的希望呢?

人性,真的很奇怪!当他已经说了要离开她,她的心中居然有些许的不舍……

凌宇耀缓缓的走上前,伸出手去夺她手里的那杯酒。

韩雨芯本能的阻住他。

凌宇耀轻轻道:“怎么了?你不是想让我喝下去吗?赵雨烟?你不是想给我下毒,报复我吗?”

“不……”

“哦?”凌宇耀轻轻看着她,“你不要我喝吗?那么,你喝!”

看着那杯酒,韩雨芯突然有一种想将它一饮而尽的欲望……

她也这样做了!

滚烫的液体划过喉咙,她的心突然有一丝畅快,鼓起勇气说出了一句话:“我错怪了你,对不起……”

“怎么?”他的一双眼眸似有若无的扫过她。

清了清嗓子,韩雨芯轻轻道:“昨晚冷承坤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你并没有背叛我,你跟江小柔其实一直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又怎样呢?”凌宇耀的眼眸依旧是冰冷而疏离的,他望着窗外碧绿的湖水,轻轻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拍完这部戏我们就各奔东西。”

“不管过去的恩恩怨怨,是你错还是我错,谁背叛了谁,谁又伤害了谁,都已经不重要了。人活在这世上就是为了开心些,不要折磨自己,雨芯,你说是吗?”

“你说得对!”韩雨芯低头,看着手中的酒杯缓缓道:“拍完这部电影后,我想带伊伊离开s市,我想,我不适合娱乐圈。”

凌宇耀挑起眉,恍若不经意的问:“为什么?你不跟南黎川一起回z国吗?”

韩雨芯摇了摇头,淡淡地道:“不,我要一个人走!”

“那你和他……”

一朵笑容,韩雨芯轻轻的在她的唇边划过:“我本来以为跟他在一起能够忘记你,但是我现在发现,我已经不需要这样做了,所以,我没有必要勉强自己,我已经告诉了他,我要离开s市,我要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凌宇耀,我祝你幸福!”

凌宇耀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复杂的光。

半晌,他垂下眼眸,缓缓地,很轻很轻地道:“没有你,我不会幸福的。永远也……”

突然,就在此时,两个人的鼻端,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接着,有什么发出了噼啪的响声,迅速的蔓延开来!

接着,外面有工作人员叫道:“起火了!”

凌宇耀跟韩雨芯惊愕的对望一眼。

他们火速拉开珠帘,却发现仅仅一瞬间,旁边的工作人员,包括副导演,摄影师,竟然已经消失殆尽!

这船是竹子做的,十分易燃,瞬即,火焰便将两个人团团的包围在其中!

熊熊的火焰,照亮了两人的脸。

也映红了,彼此的眼睛。

眼睛里,只有彼此!

这一瞬间,韩雨芯有些眩晕!

这是天意吗?是命运吗?就当自己的一颗心已经尘埃落定,已经决定永远离开的时候,却给了他们两个一个彼此独处的时机,又或者,是让他们在面对着灭顶之灾的时候,再次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低呆布圾。

那一刻,看着凌宇耀的脸,感受着他的气息,韩雨芯甚至在想,如果和他一起葬身火海,也是很好的吧?

没有了一切的怨,没有了一切的纠结,得失,背叛,惨痛的回忆……

和他一起死了,一起去另一个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她会原谅他这辈子做的坏事,她会爱他,一直爱到永恒的地久天长。

“你愣着干什么,傻瓜!”凌宇耀看着韩雨芯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由分说的一把抱起她的身体,朝着船舷奔去!

然而,船舷处的火也已经追了上来!

凌宇耀狠狠的蹙起眉:“md!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毫不犹豫的抱起韩雨芯往水下跳去,韩雨芯惊愕道:“我不会游水!”

“我会抱着你的,没事!”他的声音宽厚的,温柔的在她的耳边。

下一秒,两个人便落入冰冷的水中!

韩雨芯的确不善于在水里游泳,在水里泡了一会儿,便觉得身体很沉,全身冰凉,戏服把身体缠得很紧,宽袍大袖,吃了水,更是沉重。

但是,凌宇耀一直保护着她,两个人好不容易游离了浓烟滚滚的船,和四散的木板残骸,却仿佛是朝着水深的地方渐渐的飘了下去……

为了追求拍戏的效果,今天的戏并不是在湖上拍的,而是在一条大河中,这条河水流很急,曾经出过不少溺水的悲剧。

再这样下去,也许凌宇耀的体力,就会支持不住了……

韩雨芯被他护在怀中,心头百感交集,轻轻地道:“你别这样了,你放开手吧!”

“我放开你?”凌宇耀看着她,脸上有痛苦的神色:“你以为我会放开你,让你去死吗?我做不到!”

“可是你已经决定放弃我了!”在这一瞬间,在天与地,云和水,生与死之间,韩雨芯的泪突然流了下来!

她在他耳边,温柔地倾诉道:“也许这样也很好,我爱你,却又不能原谅你,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吧!”

“正是因为你不能原谅我,所以……”

凌宇耀笑了笑,更深的抱紧了她,拖着她向岸边努力的划去。

终于,他抓住了一块漂流的木板,稍稍稳住了些两人下沉的趋势。

但,还是离岸边,很远,很远。

白茫茫的,一片。

看不清楚,方向。

凌宇耀的声音已带了些无力地喘息,却是执着而不容反驳的!

“所以,如果为你献出我的命,能够让你原谅我,我愿意这样做!”

韩雨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坚毅的脸庞:“可是你不是要放弃了吗?”

“我可以放弃和你在一起,但是不能放弃……”凌宇耀深深呼吸了一口,眼中似乎有泪光闪动,“不能放弃——我爱你。”

韩雨芯呆呆地,看着他。

如同,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际竟然传来几声隐隐约约的雷鸣……

韩雨芯心下诧异不已,原本干燥不已,久未下雨的天气怎么会突然打起了雷?

她担心的看了看黑沉沉的天空,果然,原本晴空万里,瞬间就被乌云所包围,乌云好似魔鬼的使者,掩盖了万里晴空,在云端还跳动着几点银蛇般的闪电,伴着雷声,仿佛在预示着一场地狱般的暴雨就要来临……

仿佛是感觉到了怀中韩雨芯的不安,凌宇耀一边尽力的划着水,一边紧紧的拥住她,托住她的身躯,哑声道:“别怕,有我呢!”

“你还能够承受多久……”韩雨芯听见心在胸腔里砰砰的跳,喉间发出抑制不住的哭腔:“凌宇耀,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也许是因为我要补偿我的罪吧!”

雨水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好像鞭子一样打在他的发上、眉、鼻梁,沿着他英俊陡峭的轮廓缓缓的流下来,积聚在他的下巴上,再慢慢的流下来……

凌宇耀用身躯护着韩雨芯,将她掩在自己的怀中,就好似是对着价值连城的珍宝,尽量不让她受到雨水的鞭打。

然而,这样的动作令得他游得无比吃力,虽然攀住了一块漂浮在河里的木板,他依旧有些体力不支,脸色发白。

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冷。

虽然他有很好的体力,但一直这样在冰冷的河水中,还要禁受风雨,也够呛。

雨水,疯狂地,落着,似乎要将天地倾覆一般。

而凌宇耀,就好似开天辟地的神,只为护着他心爱的女人。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