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禁咒
作者:沧尘木 更新:2019-10-12

一股无比澎湃的巫力,在灭尊的体内开始运转。然而在他的体内,一股难以掩饰的痛楚却开始折磨他的身体。灭尊自是感到了这股痛意,但是神色上却是绝不显现很多。

此刻他双拳紧握,随着那暗红色气旋愈来愈大,他的眉头皱到了一起,然而嘴中却兀自喃喃念着:“幽冥之巅,巫神吾主。徒借分毫,斩断万物??????”

他的周身的气旋形成的同时,竟是在不断地吸取从外界注入的天地之气。这便是强大之所在,取天地之气,淬幽冥之火,引巫神之力。

他的双目陡睁,便有无数天地之气疯狂的涌入他的身体。渐渐地,他有些承受不住这天地之气了,但是依旧在坚持。

秦冷和程燕燕也有些把持不住了,经过了多次的受创,两人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状态。最终秦冷和程燕燕不得不将灵兽召了出来。然而,一切却都阻止不了木魂的进攻。

其实,在木魂面前,程燕燕和秦冷如蝼蚁一般,稍稍一用力便会碾碎。木魂是在戏弄他们,仅仅为的等待灭尊那一击。

方才当灭尊开始凝聚时木魂已经感觉到了空气中明显平添了一分狂暴的气息。

远处朝芒部落的族人看着两人被木魂的戏弄之下不由地显得十分兴奋,甚至有些人还呼喊出声。但是青狼部落的族人却是焦急万分。这些族人根本一点忙也帮不上,甚至连自保也成困难。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静观其变。实力弱小,再如何也难成气候。

秦冷又是一剑挥出,双臂早已酸麻无比。真气几乎便要消耗殆尽了,程燕燕即使如此。便在此时,忽听灭尊一声大喝:“让开!”两人迅速退开。

而木魂那苍老的脸上却是添了一分笑意。他稳住了身形,直接站在了灭尊的面前。

此刻灭尊的眼神转为了暗红色,无尽的嗜血之气从他的双眸中透射而出,双手在不觉间竟然转为了爪!而一身灰色的斗篷在血色的映衬下平添了一分妖异。

他抬起爪,忽的身形一闪,直接冲至木魂的身前,毫无一名巫师的样子,直接一爪挥下!

“碰”的一声,一道巨大的暗红色气爪自木魂身上抓下!竟是生生地将木魂的身体抓为了两半!一时间血肉四溅,染红了天际。

然而,在空气中却忽的出现了这样一个声音:“巫神附体?哼!幼稚!”在灭尊那血红色双眸的注视下,那碎为碎末的身躯竟是重组了起来?依旧是如之前的一身黑袍,木魂出现在了灭尊的身前。

秦冷和程燕燕看到这里,只觉发自内心的恐惧不断传来。肉身被毁却能重组?这??????这简直不是人所设想的!这便是巫圣,一身巫术已达到了极致!灭尊只是略微惊讶,依旧是双手疾探。

“彭!彭!彭!”一次又一次的碰撞,血色与黑色的交错,不断在天际间渲染。如弯月一般的血色和如深渊般的黑色不断地重合,伴随着一道又一道的强大气浪的轰击,一时间天地之间便只剩下两道狂暴的气息在不断碰撞。

木魂忽的向着灭尊道:“小子,你很有趣!不知道你听说过禁咒没有?”灭尊一愣,忽然从内心深处感到了一丝强烈的不安之感,道:“你??????莫不是???????”

木魂冷笑了一声,道:“魂之七圣几年不问世,难道世人真的将我们的习惯也淡忘了?”

禁咒,乃是超越了天地之力的法术,所需消耗的法力及其庞大。这魂之七圣既然能施展出来禁咒,想必也是一身巫力正是极度充盈之时。

木魂道:“如今你即将死于禁咒之下,也算是不虚度此生了!恐怕你还从未见过真正的禁咒之威!”他说罢,猛地一提劲,全身无力便是涨至原本的数十倍,一掌击出,直接将灭尊击飞了出去!

灭尊这才意识到,方才这木魂还是在耍弄自己。看着天际之上的流云在这一瞬间忽然转为了墨色,他的心头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禁咒的威力灭尊是从未见过,也没有足够的巫力能施展。然而有关于禁咒的传说却是清楚的。凡是动用了这超出了天地容纳的力量的人必定要付出代价!那代价便是天雷轰顶!

大部分人皆会就此身亡!任你身躯再如何强大,在天雷面前一切便是渺小!然而有极少一部分人却有莫大的机缘。

他们得此机会淬炼身体,一次来提升功力。若一旦成功,那便是拥有着盖世神体的无上法力了。只是千百年来却极少有人成功过。

然而还有一种却是例外,施展了超出天地之力的禁咒却不会引来天雷,那些人则是有资质飞升成仙的。

天际之上,墨色的流云愈聚愈拢,最终重叠在了一起。在这一瞬间,天忽然暗了起来!

,木魂足尖一点,已然身在半空之中。他站在云端,袖口迎风晃动,竟是现出一柄法杖来!这便是他的法杖,却是极小。

然而此时,他连踏数步,杖指虚空,忽的腾起了万道乌光!黑气冲天!似长蛇般缠绕上了天际。

他整个人在瞬间被包裹在了黑气之中,天地间一片肃杀!木魂低沉地吟道:“厉魂咒!驱!”口诀念出,忽的漫天的黑气聚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巨大虚影。

虚影的头颅凝聚之处,也是黑气凝聚最浓郁之处,虚影一闪,忽的从虚影的口中喷出了阵阵黑芒!万道乌光之后漫天黑芒如乱箭般刺下,这苍天之下五一草一木能避及!

只听“噗”的一声,随即声响不断,竟是朝芒部落和青狼部落的族人中便是有人被黑芒深深刺穿!

随即灭尊的身上也被刺出个血窟窿!秦冷眼见形势危急,来到了程燕燕的面前,忽的道:“不要怕,有我在,要死也在一起!”他说这话时面容却是祥和的。

两个人的手在这一瞬间紧握,任凭漫天的黑芒刺下,鲜血染红了天际,一片血色。

木魂看着下方的情景,露出了一丝笑意。然而便在此时,忽的乌云滚滚,竟是由数道天雷轰然击下!

“咔嚓”数声,草木尽断,木魂望着天际,叹息了一声,道:“终究是敌不过天雷啊!”语毕,双手齐出,施展必胜修为抵挡,随之便被覆盖在天雷之中。

这边天雷未尽,那边又起,天雷同样击中了秦冷和程燕燕,两人只感到鲜血即将流淌成河,枯竭的时刻已到。然而天雷打到两人的身上竟是在两人的身上现出隐隐的光泽!两人感到意识有些模糊,但怎么也不会坠落。

然而灭尊这边确实不好受了。天雷击打在身上五脏六腑灼热无比,体内热浪翻滚,全身上下软弱无力,一阵又一阵催心的剧痛不断侵袭着他的身体。此时的灭尊虽然身在水深火热之中,却毫无反抗之力。

但是五脏六腑虽然剧痛,却无论如何也不会破裂,并未有如传说中的爆体而亡。灭尊想到这里,心头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些,任凭这天雷轰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灭尊的体内似乎隐隐产生了些许变化。他体内原本即将消失殆尽的巫力忽的重新凝聚了起来!心肺随着天雷一次又一次的轰击不断有力的搏动着。

灭尊对于体内的变化感到十分吃惊,却也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任凭着天雷滋润经脉。渐渐地,一股热流自他的胸口开始向着四周蔓延,全身被热浪流淌过,说不出的舒适感遍布全身。五脏六腑宛若接受过洗礼般,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有力了!等到这热流渐渐平息下来之时,灭尊只感到体内重新又充满了澎湃的巫力。

他尝试着握紧了双拳,猛地一运劲,却只听“彭”的一声,一圈暗红色的气旋字周身散开,轰然斩向了天际!

发力之后,他只感到体内的巫力源源不断,用之不竭。灭尊不禁心里暗想道:看来我运气还不差,是得到了这天雷的淬炼。

然而他所不知的是,因为施展禁咒的并非是他,故而受到这天雷的轰击并未强烈,仅仅是余雷罢了。倘若是天雷完全的轰击,只怕没有足够的修为早就化为了粉末。

灭尊放眼望去,双眼所及之处看得似乎比之前更加清晰,连那浮在空气中的尘埃似乎都看的一清二楚。

不觉间他的伤口早已经恢复如初,仅仅是略微一抬眼便是看见了秦冷和程燕燕两人,此时的两人依旧身在半空之中,似乎还未醒转过来,但是依旧是有一圈光泽伏在了两人的身上。

两人身上的窟窿也渐渐地愈合,两只手依旧是紧紧地紧握在一起,仿佛未曾分开过。也不知是谁先醒转,待意识渐渐清晰了之后,两人同时吓了一跳,程燕燕急忙挣脱了秦冷的手,娇颜上飞起一抹红晕。

秦冷低下了头,看着下方道:“我们??????还没死?”程燕燕的目光不敢与他相对,道:“似乎是没。只是这还真是奇怪了。方才那个木魂不是施展了禁咒引来了天雷了吗?我们为何未被天雷击中?”

秦冷道:“这其中的缘由我也不清楚。难道死了还比活着好?”程燕燕急忙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一时间她竟然会找不到任何措辞,只得低下了头去。

“呼”的一声,忽的在两人的面前多了一个身影。这身影的到来令两人着实吓了一跳。待走近些看,却松了口气,是灭尊。

此时的灭尊虽然如之前一般身着灰色斗篷,衣服冷峻的样子,但是两人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比之前足足提高了数倍,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受。

秦冷道:“灭尊,你有突破了?”灭尊只是点了点头,道:“没想到我们三人竟然都大难不死,天雷的威力是何等的巨大!两个部落的人怕是都损失了不少罢。”说罢,他叹了透气,向着青狼部落的族人望去。

一眼望去,族人之中当真是横着极具尸体,均是不堪入目。而朝芒部落那边,由于离木魂较近,自是受到的天雷更大,死伤过半。

“木魂呢?”程燕燕忽的道。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木魂所在的地方望去,只见天雷依旧,上有紫电环绕,只是气息却是微弱了不少。

灭尊不由地皱眉道:“这木魂的实力还真是强横!竟然敢与天雷正面抗衡!待我过去看看!”

说罢,也不待秦冷和程燕燕有何反应,身形一闪,虚影一晃,便已身处天雷所在的地方。

他的前方的天雷的气息在不断减弱,天雷之中升腾起了一片红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