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绝世杀阵!
作者:恋上 更新:2019-10-12

“你说,这像个什么字?”

最后,还是天杀揭开了谜底。他看着地上那个简略图形,此时已经把线条抹去,只是留下代表着尚存的灵药和药坑,那些不同的点。

众人闻讯看去,但见这份地图足有一米方圆,上面纷纷杂杂散落着两千多个点,很明显就可看出尚存的灵药是用红点代替的,而只剩下药坑的那些点,则是黑色。

他们有些疑惑,什么字?黑点还是红点?

看样子只是夜空的星点散落般无一丝痕迹可寻啊?

逆痕郑重的看向天杀制做的这个简易地图,眼中风云不惊的幽火不再飘动,第一次展露了自己的心情,让这片空间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来。

“这是,死!”

天杀沉默,逆痕亦沉默,刚刚他们就是因为看穿了这个地图的诡异,太过不敢相信,所以才想着打趣凌云海等人轻松一下气氛。

但却又不能不信,从五千年起这个灵药园就存在于世,途中迎来了三次不速之客,每一次都必定有人带走数株灵药,留下几个万古不变的药坑。

如今轮到他们到此,不知是天意的使然还是命运的必然,这些还存于世的灵药,在数千年来的人类肆虐中,竟然莫名的形成了一个绝杀之阵!

“死?”周雅惊讶,凌云海等人对逆痕噤若寒蝉,但她和赵昕由于天杀的原因倒并没有感受到多大的压迫,此时听到逆痕的说法有点无法相信。

这座灵药园本来遍地灵药,只是因为后来者的争夺所以才多了些许药坑而已。现在红黑对立,若从天空中俯瞰而下,这座灵药园的地形或许真如这个简易地图般纹络分明,但一切都是前人的无意为之,怎么可能会形成固定的字啊?

就算真有字,可无论是地图上的黑点还是红点,怎么看怎么不像字体啊?

天风西狼两国修士也是不信,不过天杀却并没有那个心情解释。

他忽然一步踏出,踩在前面的地图上,可却没有停留,只是再度向前行。

众人见到他这个模样惊诧,小心的瞥了逆痕一眼,但满是骨头的面庞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逆痕,并没有阻止天杀离去的心思!

想通这一点之后凌云海等人心思活络开来了,北狼眼中精光一闪,直接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快速离去;凌云海看见逆痕还是没有异样,和洪荒殿的两个弟子对视一眼,朝着逆痕恭敬一礼,随后也徐徐后退。

至于周雅和赵昕,则在看到天杀的确是离去之后,也一面防备着逆痕一面跟上去了。

她们微微有些不满,这个家伙怎么这样啊,自己不顾危险陪他来见逆痕,他怎么一句话不说就要走啊。

天杀叹息一声:“其实现在,你们跟不跟我在一起也没什么关系的,逆痕杀不杀我们,也没有任何的不同。”

赵昕大吃一惊:“难道那个地图上,真的有字?”

天杀点头,苦笑一声:“这座灵药园与外界隔绝,几乎自成天地,但其内数千年来的灵气经久不消,为何?”

“不过是因为那些灵药既是耗灵者,也是产能者啊。”

天杀慨然:“守护那些灵药的阵法把灵药园中游离的灵气吸进阵法中供灵药成长,而灵药又反哺出精纯灵气来反馈这片天地,这才达到某种平衡的啊。”

周雅和赵昕神色一凛,这个说法她们在刚进这个灵药园的时候就听天杀提过了,但那时天杀也不过是随意的提了一下,并没有太多的深意而已。

可是此时,他为何再提?

“若是按照凌云海等人打探回来的消息,这座灵药园应该本有不超过三千株灵药,将药园的土地占据的满满当当,整座灵药园中的空间,灵气浓厚程度处处相等。”

“可一旦一株缺损,便相当于将一块平滑的白玉穿了一个孔一般,使得白璧有遐,一向各安其事的天地灵气有了动荡,地上三千个灵气产出点有了缺损。”

“不过若只是如此,倒也没什么,毕竟在外界,天地灵气不平衡,浓厚程度相差的比比皆是,也不见出什么问题。”

天杀看向天空,长吸一口气再度说道:“但五千年来,这些药坑看似不均衡的分散在灵药园各个角落,将其他尚存灵药的灵气或分隔或加强,可实则却是,诡异的形成了一个绝世杀阵啊!”

天杀将那口气呼出来,终于说出了这几个字之后他感觉舒服多了,刚刚在看破这点的时候,即便坚韧如他,都有些心颤啊。

五千年来的谋划,只为形成这一个阵法,这个秘境的主人,到底有多强?

且,本是随意拔除几株灵药就可,他又为何,要多等五千年?!

“绝世杀阵?”二女依旧不解。

天杀说道:“是啊,仔细想一下我画的那个地图,将所有的黑点去掉,剩下的一千八百二十三个红点,便是一千八百二十三个阵基。”

周雅和赵昕不敢耽搁,急忙在脑海中回忆起来,将那些象征着尚存灵药的红点平铺开来,最后赫然发现,竟然真的隐隐有阵法的痕迹!

她们震惊的看着天杀,天杀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别看我,这座杀阵还差几步,还有几株灵药没挖走,所以我们才能如此安然的活在里面的。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同样,这也是逆痕为什么让我们走的原因,因为他知道,无论我们再怎么跑,都觉得跑不出去啊,到头来还嘚回到他那里,请求他的庇佑。”

两女沉默,这种宝地只是第三层空间的一部分,按照古籍记载,是可以选择出去的,难怪她们感应不懂那种冥冥中的联系了啊!

赵昕摇了摇脑袋,五千年的布局,一千八百二十三株灵药只是阵基,这种手段,已经超乎她的想象了。

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天杀,虽然这家伙口口声声说只能求逆痕的庇佑,可是,她绝不相信他会束手以待!

周雅脸色有些苍白,神思浑噩,此时看到赵昕的神色,也将求救的眼神看向了天杀。

她只是洛河谷中一个普通的弟子,心气并不大,这一次来阴风秘境也主要是为了那株翠芯竹而已,哪里经受的了这么大的冲击啊。

天杀解释了之后没有再说话,只是好似随意的在这座灵药园打转而已,周雅赵昕沉默,一语不发的跟在他的身后。

当然,这一次她们也有意识的去记沿途的灵药分布,甚至就连天杀打趣的高矮胖瘦,她们也尽量不放过。

不过转悠来转悠去,她们忽然郁闷的发现,天杀这货并不是在走直线,东一步西一步,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的,压根就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啊。

而即便是以她们筑基大圆满的强悍记忆力,竟然最后都完全搞混了,完全不知道哪是哪儿了啊。

但最后,还是回到了那株血神古树旁边!

出乎他意料的,他们竟然不是第一批回来的,那两个洪荒殿的弟子竟然早就赶回来了啊,只不过看其铁青的脸色,就知道无论是在寻找出路上,还是在和逆痕打交道上,都没讨到好了。

至于那四个穿了自己衣服的白骨骷髅,倒是当他们这群人类是空气似的,不慌不忙的盘膝修炼了。

逆痕饶有意味的绕着血神树打起了圈儿,洁白如玉的手骨在阵法上敲击个不停,好似是在试探,但又好似纯粹是好玩儿……

天杀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花样,看到逆痕没功法搭理他,他也乐得自在。

此时星月满天,他朝那两个洪荒殿的弟子看去,由于荒天歌和荒体的缘故他对洪荒殿的弟子格外有外感,甚至于比洛河谷的都更加顺眼,即便是出了一个洪明都不能改变他的看法。

且以他白天对那两个人的打量来看,应该并不属于那种心机深沉之辈,可以一交。

“两位师兄便是此次洪荒殿的带队师兄,辛三林犷吧?”天杀走过去,远远朝着他们拱手说道。

早在白天之时周雅就向他介绍了他们的身份,此时自然是笑容满面。

辛三林犷对视一眼,洪荒殿弟子由于功法原因本就豪爽,况且此时他们也知道要想脱离这个灵药园就必须嘚依靠天杀,所以这时候倒是没有摆什么高人姿态,而是和天杀平辈论交。

“前不久在无尽沙海,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得不斩杀了贵宗一个名为钱明的弟子,还望两位师兄勿怪了。”可是还没等他们客套几句呢,天杀就忽然爆出这句话。

他们嘴角抽了抽,若不是天杀的表情无比真诚,绝无一丝做作,他们还以为是来找茬的呢。

不过每个宗门都会有那么几个败类,对于天杀所说的那个弟子,他们也略有耳闻,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性子,所以对于天杀倒是没有什么不满。

至于天杀有没有那个能力杀钱明,这已经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列了,要知道这家伙可是让五千年前的白痕都为之重视的啊!

五千年前白痕炼气杀结丹,五千年后天杀炼气杀筑基,完全没问题啊。

天杀松了口气,既然想真心相交,那他自然不会隐瞒什么,他还真怕这两个家伙不辨好歹呢。

他饶有意味的看着辛三林犷,突然古怪说道:“咱们合伙干掉逆痕吧。”